跳到中央內容區塊
:::
  • 最新動態

「安齋」復舊重建 見證國醫遷臺復校發展史

  • 民國111年03月13日
國防部重建「安齋」,善盡文化保存的責任。(軍聞社資料照片)
國防部重建「安齋」,善盡文化保存的責任。(軍聞社資料照片)

(軍聞社記者周昇煒臺北13日電)臺北市汀州路的巷弄間,一棟特別的建築物正在重新修建,外觀高高的煙囪展現著它和臺灣傳統建築的不同,這棟一層樓平房有個名字叫「安齋」,是由英文「The Armstrong Residence」直譯而來,是當初建築物落成時,用來紀念美國的安思壯(Dr. George E. Armstrong)將軍對國防醫學院的貢獻。

 對「美國醫藥助華會(ABMAC)」著有專書的李孟智表示,「安」就是Armstrong的意思,這位Armstrong將軍除了擔任美國軍醫署長之外,他同時也擔任了ABMAC的會長,1960年以前他是副會長,1960年之後到69年擔任9年的ABMAC的會長,所以Armstrong跟中華民國政府的關係是從大陸時候,就跟我國的軍醫署保持合作,然後Armstrong又出任了ABMAC的會長,繼續跟臺灣的國防醫學院合作並提供資源。

 國防醫學院遷臺初期篳路藍縷,學生克難的在樹蔭下上課,在教室內上課的同學,也只有小板凳沒有書桌;當時安斯壯(Armstrong)將軍率領美國醫藥助華會(ABMAC)與國醫盧致德院長密切合作,長期挹注經費給國防醫學院,協助國醫的建校、師生培訓及職務宿舍興建等,功不可沒。

 李孟智提出一筆歷史資料強調ABMAC對國防醫學院的貢獻,他指出,當年為了國醫水源地校地擴建,國防部撥款36萬元「臺幣」給國防醫學院徵收周邊的農田跟民地,但ABMAC當時每年都提供給國防醫學院10萬塊到50萬元不等的「美金」,讓國防醫學院自由支應在買書及學生的照顧、校務的發展等,當時美金換算臺幣的幣值大約是1比40。

 李孟智強調,「這樣的比較只是希望能清楚的表達出ABMAC對國防醫學院在最初期遷臺復校時,持續的經費挹注所帶來的巨大貢獻,或許從現在看來,這個預算已經是不足掛齒,但是在當時最需要的時候,ABMAC雪中送炭的獎助是那麼的即時。」

 國防醫學院院長查岱龍少將指出,在當年物資艱困的情況下,美國醫藥助華會(ABMAC)提供了很多的經費,協助建立了許多職務宿舍,也就是「學人新村」,「安齋」是其中最後一棟建築物;其中,「安齋」的使用目的,是針對國防醫學院聘請國外的師資進來到臺灣的時候居住的地方,所以它的建築都是採取非常西化的設計,希望讓來臺的國際的學者、醫療的專家,有一個舒適的環境,來推動相關的醫學教育跟研究。

 「安齋」現在被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列為歷史建築,所有的建造方式都要採取復舊的工法與建材,國防部站在文化保存的立場持續重建中,希望未來完工落成之後,回歸原貌的「安齋」能為這段美國醫藥助華會(ABMAC)與國防醫學院的友誼留下見證,更為臺灣醫療歷史的發展與保存盡一份心力。

國防醫學院院長查岱龍少將說明「安齋」的歷史。(軍聞社記者周昇煒攝)
國防醫學院院長查岱龍少將說明「安齋」的歷史。(軍聞社記者周昇煒攝)
「安齋」重建,感念美國醫藥助華會(ABMAC)與國防醫學院的深厚友誼。(軍聞社資料照片)
「安齋」重建,感念美國醫藥助華會(ABMAC)與國防醫學院的深厚友誼。(軍聞社資料照片)
李孟智詳盡解說「美國醫藥助華會(ABMAC)」與國防醫學院的關係。(軍聞社記者周昇煒攝)
李孟智詳盡解說「美國醫藥助華會(ABMAC)」與國防醫學院的關係。(軍聞社記者周昇煒攝)
國防醫學院遷臺初期學生克難的生活及學習環境。(翻攝自國防醫學院校史館)
國防醫學院遷臺初期學生克難的生活及學習環境。(翻攝自國防醫學院校史館)

你可能也會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