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中央內容區塊
:::
  • 最新動態

【影】東奧銅牌羅嘉翎的啟蒙教練 羅文祥的莒拳故事

  • 民國111年01月09日
跆拳道黑帶七段羅文祥教練。(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攝)
跆拳道黑帶七段羅文祥教練。(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攝)

(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新北9日電)坐落新北三芝的一家跆拳道館,在東京奧運跆拳道女子57公斤級銅牌戰這天,擠進一眾媒體,當中華隊羅嘉翎踢下銅牌那一刻,羅爸爸振臂高呼,難掩欣喜地接受媒體的採訪。他是跆拳道教練羅文祥,黑帶七段,啟蒙於海軍陸戰隊莒拳班(現為莒拳隊),從軍中退伍後繼續執教,孕育眾多跆拳國手,「堅持到最後一腳」是他與跆拳結緣大半輩子的領悟與信念,也傳承給每一位他教導過的學生。

 民國74年入伍時,抽中陸戰隊的羅文祥進入屏東龍泉營區接受新訓,「進入軍中之後,覺得這個環境對我來講,感覺上是蠻適合的」,羅文祥說,領導士官班招募時,他就毅然決然簽下去了。「我入伍的時候,其實還沒有學過跆拳道」,羅文祥回憶,當時莒拳班教練侯緯星恰巧去領士班拜訪,看到人高馬大的羅文祥,認為他有練跆拳道的資質,因此羅文祥在受訓期間,便跟著莒拳班訓練。

 羅文祥說,當年也恰逢國防部成立國軍跆拳隊,負責人就是啟蒙教練侯緯星,該隊網羅了軍中已有跆拳道成績的選手參與訓練,只有他是從零開始的跆拳「菜鳥」。在國軍跆拳隊勤訓苦練一年多,羅文祥「飛速」升到黑帶,拿到全國比賽成績,軍旅的最後兩年更成為世界錦標賽(民國78年)、亞洲盃錦標賽(民國79年)國手。

 提起侯教練的執教風格,羅文祥說,當時侯教練有「魔鬼教練」的稱號,要求他們平時就應表現出「盡全力」的訓練態度;而莒拳隊強調「不怕苦、不怕難、不怕傷」精神,即是訓練不怕苦,技術不怕難,對打不怕傷,嚴格程度可見一斑。

 民國79年退伍後的羅文祥加入警光隊,繼續從事跆拳運動,並擔任教官訓練後期隊員,直到民國86年從警政署離職後,才回到故鄉新北三芝開設跆拳道館。女兒羅嘉翎從幼稚園起就在道館玩耍長大,對跆拳道是耳濡目染,自小學二、三年級起,正式接受羅文祥的訓練;小學六年級時,即獲得全國少年組冠軍,奠定羅嘉翎成為跆拳選手的意念。

 談起對女兒的訓鍊,羅文祥說,「當一個教練,也許就是雙面人,站在道館我就是嚴格的教練,下了課回到家,我才是慈祥的爸爸」。羅文祥嚴禁羅嘉翎在道館內喊他爸爸;就讀國中時,羅文祥還曾騎機車、手拿竹子追著羅嘉翎練體能,這些都讓羅嘉翎印象深刻。

 在道館中,羅文祥一向公私分明、一視同仁,而除了傳授跆拳技術外,他更加重視精神教育。羅文祥認為,練武的人若沒有好的品德,那麼這些人反而可能對社會造成危害;道館內「崇禮」、「尚義」、「服從」、「忍耐」斗大的精神標語,是當年莒拳班侯教練諄諄教誨的,現在他當教練,也希望教育出的學生,除了武術,更要有「武德」。

 羅文祥因從軍與跆拳道結一生的緣份;現在,許多他的學生後來也從軍,像種子般飛散在國軍各角落,更有持續在軍中從事跆拳運動的官兵。

 陸軍21砲指部羅明均下士現在就是該部「金鷹」跆拳社社長。羅明均曾自國手的高峰因傷跌入谷底,從傷痛中走出來的羅明均選擇從軍,並延續跆拳道運動,去(110)年更獲得全運會跆拳道銅牌。羅文祥的教誨影響了他眾多學生,莒拳精神得以再延續傳承。

啟蒙自陸戰莒拳班的羅文祥,從軍時獲得多次國軍運動會獎項。(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攝)
啟蒙自陸戰莒拳班的羅文祥,從軍時獲得多次國軍運動會獎項。(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攝)
國軍跆拳道隊時期的羅文祥(左1)、侯緯星教練(左2)。(羅文祥提供)
國軍跆拳道隊時期的羅文祥(左1)、侯緯星教練(左2)。(羅文祥提供)
站在道館的羅文祥對學生訓練嚴格。(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攝)
站在道館的羅文祥對學生訓練嚴格。(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攝)
羅文祥培育出許多跆拳國手,也傳承莒拳精神。(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攝)
羅文祥培育出許多跆拳國手,也傳承莒拳精神。(軍聞社記者周力行攝)

你可能也會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