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服務於陸軍裝訓部邱緒詠士官長,在6年前創立了「圓夢計畫-送畢業紀念冊到偏鄉」,為孩子們免費拍攝與製作畢業紀念冊。(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

邱緒詠帶領圓夢團隊 走進偏鄉拉近「心」距離

發稿日期: 民國109年01月30日
「圓夢計畫-送畢業紀念冊到偏鄉」團隊,運用自己對生命的熱愛,走進偏鄉學校,為孩子們免費拍攝與製作畢業紀念冊。(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圓夢計畫-送畢業紀念冊到偏鄉」團隊,運用自己對生命的熱愛,走進偏鄉學校,為孩子們免費拍攝與製作畢業紀念冊。(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邱緒詠士官長(左一)堅持要將這份溫暖傳承下去,並藉由圓夢計畫,讓小朋友們未來在自己有能力時,或許因為翻到這本畢業紀念冊,想起過去這些熱血團員們的幫助,而主動願意伸出雙手擁抱社會裡需要溫暖的人。(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邱緒詠士官長(左一)堅持要將這份溫暖傳承下去,並藉由圓夢計畫,讓小朋友們未來在自己有能力時,或許因為翻到這本畢業紀念冊,想起過去這些熱血團員們的幫助,而主動願意伸出雙手擁抱社會裡需要溫暖的人。(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團員們運用自己對於生命的熱愛,走進偏鄉學校,為孩子們免費拍攝與製作畢業紀念冊,並且由整個團隊負擔所有的經費與人事成本。(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團員們運用自己對於生命的熱愛,走進偏鄉學校,為孩子們免費拍攝與製作畢業紀念冊,並且由整個團隊負擔所有的經費與人事成本。(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軍聞社記者陳軍均側寫)「什麼是偏鄉?」大家對偏鄉的解讀,就是距離遙遠、資源匱乏的地方,對許多人來說,「畢業紀念冊」是一個順理成章,在畢業時所應當擁有的,但對於部分偏鄉的學童們而言,這個名詞可能不曾出現過在他們的學涯裡,甚至在一張合照可能都沒有的情況下,就拿到了畢業證書,邁向下一個學習階段,儘管如此,有一個攝影團隊長達6年的時間,持續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偏鄉孩童獲得畢業紀念冊,豐富他們的童年。 

 目前服務於陸軍裝訓部的邱緒詠士官長,他在6年前創立了「圓夢計畫-送畢業紀念冊到偏鄉」,這個團隊的成員,包括了工訓中心謝江富士官長、馬防部林智仁士官長、漢聲廣播電臺邱竹玲士官長、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研究生鍾詠昕上尉等13位成員,他們運用自己對生命的熱愛,走進偏鄉學校,為孩子們免費拍攝與製作畢業紀念冊,並且由整個團隊負擔所有的經費與人事成本,只為讓這群孩童在未來回顧過往學習歷程,有個實體的紀念。

今年初,圓夢計畫團隊也持續利用團員公餘時間,拍攝了4所學校,分別是苗栗縣雙連國小、花蓮春日國小、源城國小以及奇美國小,為這些孩童捕捉美好的記憶。

 「阿嬤問一本畢業紀念冊要多少錢?她要準備把田裡的菜收去賣籌錢,還擔心不夠用。」邱緒詠士官長說著一段過去令他印象深刻的故事,平時喜愛攝影的他,運用自己對攝影的熱愛,填補學童們求學階段心靈的空缺,並在今年的企劃執行前,讓學童們有更多時間去想,如何結合自己成長的家鄉,拍出屬於自己故事的畢業紀念冊,讓孩子們靠自己的能力,描繪出童年對家鄉的回憶以及夢想藍圖。

 「人與人間的聯繫都必須拉近距離、持續加溫,才能讓距離不再等於疏離。」當團隊走進偏鄉與人們互動時,也是一種相互學習,學習如何用更良善的心,面對周遭的一切,用更好奇的心,去學習陌生的事物,「阿嬤剛開始會拒絕,但你持續邀請她,等她穿上後,拍起來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邱緒詠士官長說這個企劃最大的回饋,其實來自家長,因為有些家庭是隔代教養、單親家庭等,資源的缺乏以及時空環境讓部分家長是沒有機會拍攝畢業照,而拍攝完似乎也彌補了他們一個過去的缺憾。

 「小孩子一出生就得罕見疾病,這種事情誰都無法接受,但生命中卻出現一些陌生人,在互相不熟悉的狀況下,因為小孩有著共同疾病,而陪伴著我們度過了這段低潮。」邱緒詠士官長回憶起被幫助的往事,道出他踏出圓夢計畫的關鍵因素,「等到我有能力時,我要回饋這個社會。」邱緒詠士官長因此堅持要將這份溫暖傳承下去,並藉由圓夢計畫,讓小朋友們未來在自己有能力時,或許因為翻到這本畢業紀念冊,想起過去這些熱血團員們的幫助,而主動願意伸出雙手擁抱社會裡需要溫暖的人。

 「哥哥你們明年還會回來嗎?」小朋友在團隊離去前問了這句話,雖然軍聞社新聞官這次在圓夢計畫中的扮演著紀錄團隊執行過程的角色,但小朋友們單純的思維中,就是一群陪伴他們成長的大朋友,「會!我們明年還會回來!」

MODULE BENCHNARK
TOTAL202.80 ms0.634 MB
資安模組0.00 ms0.001 MB
共構模組匯入109.20 ms0.048 MB
VISITS & STATS0.00 ms0.003 MB
訊息模組:內頁排版78.00 ms0.024 MB
版型模組0.00 ms0.009 MB